必不行

今日随笔

        今日晚饭时,不经意谈到自己将来有读研究生的意向,没想到家长立马反对,大摆手说我们供不起,随后开始一系列的他们为我铺好的光明大道。

        ‘’我跟你说,现在呀,女孩子最好去读个师范大学,读完国家分配到学校,现在当老师不仅好玩,还工资高,一天是那几节课上完就没了,多好吧!”

        我听了很不开心,因为我曾经不止一次而且十分严肃的告诉他们:我想要读理科,我想要读研,我还想出国,我能读到多高,我就要读多高。可是家长们似乎从不关心和认可自己孩子的意愿,他们一根筋儿的认为,我还小不懂得现在的人情世故,时长常有些不切实际的想法,他们作为家长要改正过来。

        一切都好像很理所应当,一个女孩子吃那么多苦干嘛,书读的那么多干嘛,嫁一个有钱老公才是正确的道路。

        可是你们在批评我还小,不懂得你们的良苦用心时,是否还记得每次打骂我时那句“你已经是个大人了,你都这么大了,我求你懂点儿事儿吧!”我不知所措的应对着你们的心血来潮和理所应当。

        在你们说出那些在我认知里荒谬甚至可笑的话语时,我按照我十几年来的为人处世,听进去了你们那句“我们之间要像朋友一样,什么都要跟我们说哦。”是我太单纯,信了大人所谓的信誓旦旦,却从不知道人一生许下多少海誓山盟,都随着记忆沧海桑田。你们听见了我的回答,我的反驳,我在向你们诉诸我的想法,我用一种尽可能平静的语气向你们提出你们的错处。我低估了你们的面子。结果不言而喻,你们什么都赖在我的反叛,我的桀骜。我不知说些什么?

         家长的承诺,是这世上最经不起时间挫折的东西。记得中考前,电脑已过了多年,时常有故障,于是我变想着中考后买一台新的。我的理想是美好的,躺在床上,思虑着我的父母吝啬的小脾气,想着中考考上第一志愿后将各位亲戚给的奖学金凑起来,家长再出一点点,就OK了。我欣喜的不行,中考时脑子里反复回想。中考后,在那个炎热的暑假里,我没有等来那些亲戚们信誓旦旦的奖金,一句考上了,恭喜呀,但那个奖金,你也知道我们家里最近用钱……
        我将希望给了父母,在中考前的某个深夜,我与他们定下了这个承诺,只是没说我的那些奖金的打算。等我拿到那张录取通知书后,满心欢喜,小心翼翼的向母亲隐晦的提起这件事,这个精明的母亲立马了解我的言外之意,并立马勃然大怒,直骂我败家子,不知道钱宝贵的玩意儿。我以为她会说这一辈子都叫我别奢望这个东西了,结果她太过气愤,砸了一个碗,心疼自己去了。

        我无法再写了,诸如此类数不胜数,我心里所含蓄隐晦的东西并没有表达出十分之一。这些发泄在我脑海里如烟花般炸开,不容忽视,来势汹汹,无处躲避。我要将它们倾诉出来,写作出来,却怎么也想不起来。大概这是“有缘无分”?

        脆皮鸭爱好者敬自由与健康。

        大概是没人看加上今日心里实在想的多,竟不知不觉用手机这操蛋的输入法写成这么一篇,难能可贵!
                                                      2018.07.17

评论